您当前位置:首页>详细信息
                  黄燎原:用十亩地的仓库来装艺术藏品
                  2015-05-15 17:02:00 来源:南方文交所 已访问:

                  黄燎原(陈晞 摄)
                  黄燎原(陈晞 摄)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收藏是很有意思的事情,?#25442;?#38065;也能收藏好东西。只要你不扔东西,以后一定会物有所值。”黄燎原说起话来温?#25237;?#24930;条斯理,他的浓密胡须,领口洗得有 点耷拉的T恤,以及挎在肩上的旧军用帆布书包,?#32426;?#20986;一种简朴懒散的?#27425;?#36136;气息。在圈内,他是有名的“恋物癖”。去年,他参与策展的首届华人摇滚展在?#26412;?nbsp;798开幕,多年前一场摇滚音乐会的破海报、进场登记的凭证、车证、工作证,他全部留着,成为见证中国摇滚乐历史的珍稀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黄燎原曾是中国摇滚圈的领军者。他当过记者,写过音乐专栏,也开过唱片公司,做过唐朝乐队、二?#32622;?#29808;等乐队的经纪人。2004年,由他策划的贺兰山摇滚音?#32440;冢?#26366;在三天内吸引12万人次观众。如今中国户外音?#32440;?#30340;井喷状,多少得益于那个年代的累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是2004年,黄燎原左手玩着摇滚,右手伸向了艺术画廊。那一年,他与张浩铭合伙创立?#26412;?#29616;在画廊,以精明的艺术眼光和经营之道赢得瞩目——开幕仅七 个月,现在画廊就开始全面赢利,势头可谓一飞冲天。因为黄燎原独到的眼光,在他周围形成了一群新兴的国内收藏家群体,连陈丹青也鼓励新藏家跟随黄燎原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黄燎原在当代艺术收藏圈的名声并不亚于他过去在摇滚圈的风光。他是日本媒体眼中“收藏日本当代艺术最多的海外藏家之一”,拥有不少草间弥生、村上隆、奈良?#20048;?#31561;日本当代艺术家的作品,其中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收得最多、最全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的收藏很多都放在昌平十亩地的仓库里。”面对采?#38376;?#25668;的要求,黄燎原歉意地说,他的收藏可以看,但不能拍。在画廊二楼的办公室里,散落地放着一些黄燎 原早年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品。他相信任何艺术品?#21152;?#21830;业价值,早年一些乏人问津的雕塑作品,他都会买回来,如今早已升值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2004年,我在拍卖行花两万多买了一幅画,因为我不买就没人买。前年,这幅画以190多万卖了。”黄燎原说,他总?#21069;?#36825;种“换回来的钱”再拿去投资自?#21512;不?#30340;其他收藏,?#28909;?#20013;国早期烟标和日本极限明信片收藏。这种无尽的循环,让他不?#19979;?#36275;自己肆意扩大的收藏兴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极限明信片里的日本近代美术史

                  藤?#20309;?#20108;代表作《黑扇》是典型日本印象派作品
                  藤?#20309;?#20108;代表作《黑扇》是典型日本印象派作品
                  黑田清辉通常被称为“日本西洋画之父”
                  黑田清辉通常被称为“日本西洋画之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里,黄燎原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会住在海外,参加?#20998;?#21644;美国的艺术博览会,接触艺术家和画廊,“每天都要花4至6个小时研究全球拍卖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艺术品收藏上,他几乎专注于三个方向:日本当代艺术、德国表?#31181;?#20041;绘画和以安迪??#21482;?#23572;为代表的波普艺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日本当代艺术是完全?#25042;?#20110;西方当代艺术体系的卡通艺术。”黄燎原说,他之所以?#19981;?#33609;间弥生、奈良?#20048;?#21644;村上隆的作品,是感受到日本艺术家内心世界的细 敏,他们没有宏大题材,主题简单、?#30475;猓?#20196;人感动。他收藏了十多幅奈良?#20048;?#30340;作品,好友张晓刚与奈良?#20048;?#21516;属佩斯画廊艺术家,好几次要牵线让他们认识。黄 燎原知道奈良?#20048;竅不?#21917;酒,?#19981;?#25671;滚乐,“他和荒木经惟、森山大道今年会来中国办展,我想约他们喝酒,聊聊摇滚乐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极限明信片收藏,是黄燎原花?#35759;?#24180;时间累积的。所谓极限,必须明信片与邮票的图案一致,还需要?#19994;?#30456;关的地方盖?#38534;?#26377;时?#19994;?#24456;珍贵的明信片,?#25346;?#32791;费精力寻找同样图案的邮票,“这项收藏非常繁琐,?#36141;?#25105;经常出国,否则很难收藏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极限明信片收藏,可组成日本印象派之后的整个美术史。“每次?#33402;?#29702;几十年前甚至更早的明信片,发现日本现代艺术埋没了太多人才。自从黑田清辉将外光派 的技法带进日本,日本的西洋画一夜之间就突飞猛进。在日本印象派期间,我们知道藤?#20309;?#20108;、青木繁、?#26376;?#20043;助等艺术家,但不知道的绝对是大多数,而这大多数 里,有不少好艺术家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燎原说画》这本书里,他写过几张明信片背后的历史,此后,收集整理日本极限明信片所勾勒的近代美术史,成了他业余时间的工作?#25176;?#36259;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黄燎原有一张1980年5月12日发行的“近代美术”第6集邮票的官片,图案是早期西洋派画家黑田清辉1893年的代表作《舞姬》。研?#31354;馕换?#23478;时,黄燎 原看到梵高、马奈、莫奈和?#30528;?#38463;等印象派大师的痕迹,也?#19994;?#19968;些黑田清辉跟中国的关联,“他很有可能曾经在天津南开中学任教。中国红衣法师李叔同在日本 时,也曾师从于他。”这些点滴的细节、历史和故事,让黄燎原准备出版一本书,关于日本极限明信片里的近代美术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烟标,收藏共和国历史
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早期烟标(陈晞 摄)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早期烟标(陈晞 摄)
                  黄燎原收藏的烟标(陈晞 摄)
                  黄燎原收藏的烟标(陈晞 摄)

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收藏的最早记忆,黄燎原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初。那个年代,大部分顽皮的男孩,都会在小学初中阶?#35859;?#35302;到中国三大纸上收藏:邮票、火花和烟标。这些收藏门槛最?#20572;?#20063;最容易进入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学一年级就抽到第一根烟的黄燎原,早年收集烟标都是靠垃圾?#28895;裕?#25110;者问父母单位的叔叔们要,“那时候烟标拆了可以叠三?#29301;?#28982;后跟小伙伴?#28909;?#35841;的烟标图案漂亮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光邮票、火花和烟标,就连糖纸、粮票,黄燎原都是?#26377;?#25910;藏,?#29992;?#33293;得扔。“好多人到了我家,都很后悔,(从前)扔了太多东西。”他甚至记得,?#30422;装?#26469;跟他住时,把家里的缝?#19968;?#36865;了人,他又专程找上门去拿回来,他相信,“这种历史?#20137;?#35199;一定会给你带来?#32856;弧!?/p>


                    跟艺术品收藏相比,黄燎原在杂项收藏上所满足的,是一种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特殊情感,“艺术品我从来不做红色收藏,甚至那个年代的艺术家的作品,?#26131;?#21518;都会卖掉。跟艺术收藏比起来,这就是两个极端?#20137;?#35199;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红色收藏里包括了许多奖状、储蓄本,各个年代的结婚证、离婚证,甚至粮票,布票。他收集的文革标、早期标和三无标,每一幅纯手工设计的精致图案都见证着新中国的政?#38382;?#21644;美术设计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时代过眼云烟,烟标记录历史,这是烟标的珍贵之处。”黄燎原说,上世纪50年代的“大跃进”运动,全国都在?#25351;?#24314;设,烟标上就会出现拖拉机、炼?#33267;?#38081;以 及抗美援朝的图案,烟标也都是“大生产”、“?#21917;?#30340;牌名。“有时?#32423;?#30475;到一两张风景、花鸟的烟标设计,会很惊讶,这个时期怎么出现这样的图案,会让你想 一想。”有时看到一些或雅致或前卫的配色,也会让他感叹,那个时代的烟标留存了很多民国时期的风范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烟标收藏界,黄燎原是深藏不露的人。他从不参加烟标博览会,却能靠几位可靠的老藏?#33402;?#25569;动向,一口气收?#33322;?#33487;藏家上千张文革烟标,迅速丰富自己的收藏。 十年来,他只买不卖,有时候一年花费上百万买烟标。烟标收藏的乐趣在于,其存?#25042;?#24182;无官方统计数据,真伪和珍稀都考验藏家的信息量和眼力。对他而言,烟标 的可把玩性也比?#20999;?#22823;件的艺术品显得更为亲近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,黄燎原刚收了一幅马克·夏加尔的版画,有签名也有著录,很让他满意。年纪越大,他发现自己越?#19981;队心?#20195;感?#20137;?#35199;,“?#19968;?#25402;?#19981;?#21464;老的。老了,在意?#20137;?#35199;变少了,眼和心更清亮了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上?#40644;?a href='/xwzx/mingjiazhuanlan/11705.html'>“钞王”江则昊:做钱币投资收藏的?#22836;?#29305;信徒

                  下?#40644;?a href='/xwzx/mingjiazhuanlan/11707.html'>关良之子关汉兴:父亲的画终于得到了世人认可

                  福建11选5遗漏软件